您当前位置:manbetx足球传媒网 > 文化

县沙溪镇传统村落考察记


www.uof6u.com manbetx足球传媒网 2020-06-20 来源:manbetx足球日报  【打印】【关闭


鸟瞰学堂山村。本报记者刘旭摄

孙和平

  县沙溪镇(原板凳乡)学堂山村,6.6平方公里,1562人,全村7个村民小组,蔡、杨、秦、李、黎、阎六大姓氏。蔡姓聚居2、3、4社上下蔡家沟,杨姓住1社杨家碥,秦姓住3社秦家,李姓住7社李家坪,黎姓住7社黎家,阎姓住7社方田里。学堂山村一地,东临洪口,北去沙溪,南下至诚,一条大路必经此地。

  1组杨家碥;2组下沟里;3组范家坎;4组上沟里、岩下;5组官田坝;6组闫家坡;7组李家坪、黎家。学堂山村蔡姓一族,据原建于清道光二十九年(1849)的寨子坝蔡家祠堂三块石碑谱记载,蔡氏祖籍湖广行省麻城(即今湖北麻城市)孝感乡,明洪武年间迁西蜀保宁府南部县积善乡火井沟落居。(据明嘉靖《保宁府志》载,明代南部县“所辖乡凡九:安仁、政教、金兴、临江、永丰、宣化、崇教、仁丰、积善”)其后,支派渐繁,移彼徙此,散居梁州坝、插旗山、清浴口、高罐山和鹦垭河等地。估计到了明末清初,为了逃避战乱,蔡姓一支转迁至深山里万源县现在的公安乡、魏家乡交界处的梁州坝一地。不知又过了多少年,蔡姓一支命禄公,转迁入长三甲三品寨蔡家沟,至道光年间,已繁衍世系十有五世,至今则已是二十余世。蔡家世代聚族而居,全村下沟里2组、范家坎3组、上沟里4组,几乎都是蔡家人,总人口数量达720余人。

  蔡家沟蔡氏一族,清代中期有当地名人蔡石玉,功名传家,是蔡家沟颇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。他于清道光二十九年(1849)前后主持建造了蔡家祠堂,把蔡家一族推到了历史文化发展的一个繁盛时期,达到高峰。我们今天看到的历史文化遗迹,多出于那个时期。

  蔡氏字辈:永远光前绪,身修治一家,文人多后起,世代享荣华。

  蔡家大院子,共12个不同格局类型的院子,最多达300多人,80余户。院与院连接,“十二个大地坝连起的”,串(方音Chang一声)人户,天晴不当晒,落雨不湿脚。还有一个说法,“端碗饭吃出头”。

  蔡家大院子古村落后面的响堂山,原名凤鸣山,后改名富贵山,再后来改名学堂山。从山谷对面的三品寨村一个山梁上远观之,蔡家沟一地,隔着山沟放眼俯瞰,上下沟壑,千丘梯田,蜿蜒而下,跌入深谷,幽暗而不见谷底。山下寨子坝,蔡家沟,蔡家大院子规模的确大,为川东北一带地方所罕见。

  南方乡土建筑被叫做“院子”,与北方村落比较起来,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不比北方村落的集中,而是散落在青山绿水间,单家独户,显得分散。当然,在千年宗族社会,各个姓族聚族而居,总有大户人家把院落建得宏大气派,富丽堂皇,成为一地的景观式院落。但是,在川东北大山区,因为环境限制,像蔡家大院子这样十多户院落集中建于一处,毕竟十分罕见。这一点,成了该聚落的一大特点,甚至可能成为川东北传统村落的唯一。

  本考察报告就各个院落的状貌及特点,逐一进行了考察研究。其中最具特色的院子主要有以下9个,其余院落,大都建于民国后期,因为下沟居住人家的土地多分布在上沟里,为便于劳作,逐渐移居上来,傍老院子新建居屋,大多简陋,从简乃至于不提。

  传统村落面貌及特色

  一号老院子,房主人蔡光国,80岁。规整四合院设计,正堂三间,左右厢房对称排列。堂屋和横堂屋四面,都有完整的天楼(亦名骑楼,也就是阁楼)制作。前堂屋依据地形,设计为吊脚楼,因而构成“地楼”状貌。如此状貌,较为完善地体现了川东北民居建筑天楼地枕特色。“天楼”建筑式样,是川东北大巴山区民居的一大特色。这一设计,既是便于粮食物资的储存,也是山区冬寒夏热,居住需要避寒避热的考虑,而且更深入人性的私密心理需要,避免屋子空阔,强化家庭人气旺盛的本性需要。

  前堂正中设栅子门(亦名龙门子),当地说法叫“封了口的”。

  1934年,王坪红军总医院在本村设立第一分院。共占用3个院子,老院子用作病房区。另外,邻近老院子的后头院子用作分院办公室、药房和医护人员居住地,下面的底院子用作守卫红军一个排和所属村自卫队的驻扎营房。老院子后面有渠沟岭,岭下的渠沟园,被辟为红军战士、养伤初愈战士下操之地。

  二号底院子,房主人蔡茂远,79岁。因为位置于老院子坎下(底脚),故名。

  底,该地方言方音读作dia。底院子就是下面的院子。或为“底脚院子”。整个蔡家大院子十余个院子,正堂屋都是常见的三开间。整个院子形成围合格局。正中宽一丈五尺,左右两间均为一张二尺五宽。正堂屋的高度,一般都是按古制,丈八顶九。即正屋檐口的高度是一丈八尺,屋顶高度则是一丈九尺。

  底院子正堂屋,大门设计为两扇,左右看上去似乎为四扇半截花窗门,但实际不能开合。门神,因年代久远,隐约可见。两边厢房有8扇雕花窗。另外,四方天楼亦开雕花天窗,每一面两个,四面共8个。

  据老人回忆,以前正堂屋门楣悬挂一块金匾,刻书“秀列辟雍”四个大字。记载了祖上荣登国家最高学府的一段家族历史,反映了家族曾经有过的耕读辉煌。

  从这个院子出去的蔡光学,读旧学3年,参加工作后,任过至诚区团委书记、组织委员、板凳乡民政干部多年,积极肯干,基层工作经验丰富,能力强。80年代中期,四川省委原书记杨汝岱前来至诚视察,向他询问基层工作,对答如流,如数家珍,受到赞赏。1980年代,他经手为全乡8名流落红军落实政策,享受政治待遇。

  三号新房子,四合院格局,天井院坝17步×14步,呈方正格局。拥堂长度二丈八尺,与众不同的是,它中间仅只镶嵌了两块大石,不具有阴阳五行的数术理念的设计,怎么理解?是一个谜。

  作为山区民居建筑,当地四合院的前堂屋,多是地平不足,于是砌石为坎,吊脚为楼,楼下设为猪牛圈栏。楼上附设“腰栏子”(吊楼栏杆),特具景观效果。

  前堂正中砌筑石阶,建龙门子(当地称作栅子门,亦即所谓“封了口的”之说),进出院坝开关龙门。

  院子的装饰性成为一个突出特色。该院子正堂屋基脚放置的半圆形落檐石与方正形地堑石,恰在对比中寄寓了天人合一传统文化内涵,让家族获得这种文化示意。正堂屋五丘田大门,遗存有彩绘门神。下方丘田彩绘神仙图。四合院院廊四面对称8个木柱,其柱础均有独特造型和石刻图案。尤其是云龙纹、如意纹等的设计,以及莲花八子、三鱼吉会等居家风俗图案石雕工艺,于丰富中见简洁,于亲和中见吉祥,有力渲染烘托了钟鸣鼎食之家的富贵荣华,颇为经典。也极为少见,弥足珍贵。

  院坝里尚有前人蔡德昌习武带徒弟操练而遗存的石锁、石墩等物件。“那都是清朝年间的事情了喔。”院子主人蔡绍远,74岁,一辈子当木匠。他介绍说:“我家里2亩大田,平整为小操场,供红军下操使用。”



蔡家大院。本报记者刘旭摄

  楹联语:门对千竿竹,家藏万卷书。堪称中华农耕社会对乡土建筑最具理想境界的追求之一。

  屋后是蔡家老坟园。坎下是红军坟,埋葬红军战士遗体千人以上。最早还有木板做一副“匣匣儿”,后来,木料都用光了,莫法,只好弄柏树皮包裹,像打苕厢那样埋,又挤又密。

  四号屋后头院子,房主人蔡训远,年高97岁。

  四合院格局,也是封了口的。左右厢房外侧对称地再建狭长小天井的院子,形成一个大天井套左右两个小天井的格局。大天井左右18步。拥堂,横砌石板21块,规范地演绎传统阴阳五行所形成的生老病死苦,最后落到一个“生”字上。正堂三开间,中堂面宽8步(一丈六尺)。檐廊下设计为拉通石阶,三步,显得宽大弘敞。四面廊檐下连通宽阔,是良好的家庭共享空间。

  正堂曾悬金匾,曰:令德寿凯。神龛尚存,木雕龙凤戏珠图亦神采焕然。整个板壁是彩绘人物图画,隐约可见。左右对联书写:

  礼乐百年承燕翼,读书千载荷韶光。

  该院通阶檐四角对称共八根木柱,立于雕花柱础之上。正堂左右两间屋子的门外,对称架设木梯上楼。还有腰栏子(吊楼栏杆)、明楼等传统民居文化景观的特色符号。

  在其堂屋正面墙的下方石刻香炉、香位牌以及花饰,顶部刻有“三多堂”几字,正中刻有“中宫土府神”几字,两边分别刻有楹联“土结黄金子,地开白玉花”。

  此院的最大特色是,左厢房外侧与前堂屋转角处,横亘一块巨石。这就是当地人说的“四合院屋子里包了一块大石头”。房主人不是将巨石搬走,而是匠心独具,因山就势,将穿斗梁架巧妙搭建,包容其中。不但不觉得挡事,反而巩固了梁架,给人以江山稳固、坚如磐石之感。

  如此建造,表现了乡土民居因地制宜的建筑理念,其形制却很为少见。97岁房主人蔡训远,已卧床不起。据介绍,该建筑是他父亲蔡永清所建。距今算来,也应是百多年了。父亲一辈子教书行医,见识广,特别看重屋角的巨石,坚持保留其外貌不变,只是将内壁切削整齐,或于某处凿为水缸、或于某处辟为灯台。从而遗存了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奇特风貌。

  老主人錾刻中国地图的故事,尤其流传远近。老主人蔡训远,自小学石匠。建国后,出于对新中国的无限热爱,特地将室内石壁利用起来,精心刻绘了一副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。观之,不能不让人感到,秦巴深处,山高水远,人烟稀少,信息闭塞,甚至于与世隔绝,可山里人身边就是祖国,祖国就在心中。如此家国情怀,正是中华古国千年文脉的所在,也是中华大国崛起的精神根基所在。

  此院另有一个“道法一千年”的故事,也值得一提。当年建造此院,掌墨师天天吃鸡,却不见鸡的头脚,心里老大的不高兴。到了上大梁之时,但见仪式庄严,筵席端上来的掌盘中,整整齐齐放置着卤好了的鸡头鸡脚。掌墨师顿时明白自己误会了主人的一番好心,于是再一次攀上大梁,于敲敲打打之中,喝令一声:“道法一千年”,算是弥补了自己的起心不良,成全了主人家的好事。呜呼,古话说得好,心存良善,终有好报。心怀恶意,必有恶报。

  在学堂山村,蔡家人中一度产生闻名远近的兄弟掌墨(方音ma)师,一为木匠出身的蔡布昌、一为石匠出身的蔡寿昌。蔡家大院子的建造,让我们感佩先辈作为乡土建筑大师的精湛工艺和深睿智慧。

  五号底院子,正堂屋的设置,构成院落的坐标,体现家族(亦即皇族)威权与风范。即使是屋脊的高度,也高于左右厢房的屋脊,这是千年等级制度在民居建筑中的符号化表现形态,也赋予文化精神上“感恩天地,敬畏神灵”的基本内核。

  改革开放过后,院子里曾贴出一副对联:

  一发二,二发三,三发万元户
  人生义,义生财,财源八方来

  院后有渠沟园,是一条狭长的小山沟,由一条片扁长的渠沟岭把院子横隔开来。岭上有一块巨石,站在大石上可俯瞰整个大院子群落。红军时期,渠沟园用作战士们下操练武之地。

  六号正三间老院子,主人蔡光琪,64岁。院前石坎下方,曾有一个石碾子,尚存大石米磙子和草磙子。

  农耕时代,家家都有打谷碾米的碾子,家家都离不开碾子这一农用器具。其加工工艺是,先用草磙子碾压谷草把子脱粒,翻晒过后,再用米磙子碾谷脱壳。

  1985年,考虑到“十二个地坝”来往进出方便,当时由生产队组织安排修建了一条500米石板小路,连接各院落,做到天晴能遮阴,落雨不湿脚。石板路蜿蜒有致,成了蔡家大院子的一道风景线。

  院子前面空地,约5亩多。全村人一直希望能开辟出来,成为大院子一个公共活动广场。

  七号岭上院子是道光年间蔡氏一族代表人物蔡石玉的私宅。

  中国传统村落民居建筑,是中华文化主体性的重要体现,是三千年乡村社会的基本载体。岭上院子正是这一建筑文化的经典之作,建于清末,是一组穿斗木结构建筑,由前后厅堂和左右厢房组成。由正堂屋(正堂屋,堂,方音变音tao)、左右厢房(横堂屋,堂,方音变音tao)、前堂屋(堂,方音变音tao)为主体,形成四合面主体,俗称“一颗印”。左右厢房延伸围合建成四个小院,也就形成4个小天井,由正堂左右两侧和左右厢房中间分别设计的通道连同。

  俯瞰院落平面格局,四个天井围绕中间的大天井,精致排列,犹似花盘展开,被喻为“五月朝天”,也就是民间所谓“走马转阁楼”。

  前述4号屋后头院子,也是这一类形制的庭院式建筑。与福建古田会议会址原为廖家祠堂类似。

  其中轴线上的拥堂,设计规制整肃,从前堂屋看去,与正堂门楣上的“洛阳家风”匾额对应,颇有王家风范。

  家藏梨花木《四书》印版,蔡光国介绍说,他小时候亲眼见过,细儿好耍,还取出一个印版,拿火纸在上面印刷出一张张篇页,看着好玩。

  八号无名院子,三合院,建于一个不规则的地带,院坝呈三角形,不伦不类,建于1947年。屋子的高度、堂屋开间的宽度,均僭越了古制之限制性规定。显得高大巍峨。要是在古代,会被看做对传统建制的蔑视,更是对朝廷威权的挑战。那还了得!

  九号“伙食堂”院子,四合院方正格局,昔日富丽堂皇的影子隐约可见。1958年代公社化运动时期,当时的管理区公共食堂,就办在这里,故名“伙食堂”院子。

  正堂前石坎,高约3尺。三级石阶,两侧有石雕图案,对称地凸出了一对麒麟献瑞的石雕。

  本院落图案正中真的雕刻了一个外圆内方的古钱币造型。如此直白表述对于金钱的占有愿望与企图,即使在过去时代也应是颇为罕见吧。须知,千年农耕社会,耕读传家,书香之家不可能如此。清风明月不论钱。虽然君子爱财却取之有道。大户人家的儒雅风范不会是如此赤裸裸的宣扬金钱第一。试问,你就是这样向子孙后代宣扬传承关于金钱占有的理念吗?大谬也。

  走出伙食堂院子,不禁回头又打望了一眼。一座富丽堂皇的大院子,如今早已败落了,腐朽了。我想到,文化的终极力量是不可战胜的。因此,那些不代表优秀传统文化的,会流传久远吗?

  这,应是一个难得的个案。

  红军时期,第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建立总医院。在当年动荡艰难的战争环境下,战斗频繁,缺医少药,很多红军伤病员不幸牺牲。红四方面军总医院辗转迁移,1934年1月迁至沙溪乡王坪,在通南巴各地设立7个分院。医护人员、设备和药物器械统一调配,统一领导,统一管理。其中,学堂山村蔡家大院子,被选定为第一分院所在地。

  当时当地老百姓称之为“一分医院”。在老院子墙壁上曾有“一分医院”的毛笔书写字样,只不过,医院的“医”字被错书为衣服的“衣”字。这一笔误,令人忧思难忘,有趣的反映了那个年代普通劳动者知识文化水平的落后情形。

  学堂山村蔡家院子红军一分院,是王坪红军总医院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,尤其显现了它的直接性和重要性。它是下属7个分院中最具代表性的组成部分,也是红军总医院最能起到支持配合作用的一个分院。

  红军总医院原址,由于历史的无情和残酷,已经荡然无存,现在所见,不过是原址面貌的复原再造。那么,相比之下,蔡家院子作为红军总医院第一分院院址所在地,至今完好保存了当年的房屋建筑实物和基本面貌,实在是太宝贵了。

  山环水抱中的“风水”

  蔡家沟蔡氏一族,古有生员蔡石玉,传承洛阳家风,是蔡家沟颇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。他于清道光二十九年前后主持建造了蔡家祠堂,把蔡家一族推到了历史文化发展的一个繁盛时期,达到高峰。

  按传统风水来看,这样一个人丁兴旺的家族,与居家其地的自然人文环境,究竟有没有特殊关系?如果有,那又是什么特殊关系呢?

  数百年来,包括蔡氏一族的远近的人们,无不兴致盎然,津津乐道。

  秦岭巴山,九域中分。“脉起昆仑千仞雪,尾衔嵩岳万钧风。”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从喀喇昆仑发源,浑茫中,唯有秦巴大山呈西东脉象,延伸到了川东北地区--中国最中心的那个圆点的一侧。直至武当山才戛然而止。武当山道教发达,就发达在这个“道”上。

  在道家看来,如此独特地貌,冥冥中难道不是大自然造物主的精心构建?

  神奇产生了——

  她暗合了子宫的倒山字形状,恰像子宫中间的那个延伸点。纵观中华古国秦汉王朝以来的历史人文,我们不能不得到一个惊人的认知:秦巴山脉,纵贯南北,横断东西,恰好就是倒山字形的中间一笔。其中心位置及其前后左右的守护神,孕育了她的上风上水,好风好水。秦巴大地啊,你不就是中国大地之母吗?你不正是意味着生命的孕育、发源吗?

  生命的孕育、发源——这是东方智慧对于大自然地理地貌的一个伟大认知。这一认知,最神秘最深刻载入了中国最博大深厚而古老的文献典籍《周易》之中。而在民间风水理念中,“湾湾屋基嘴嘴坟”,就是一个通俗生动的诠释。“山环水抱”,就是一个生命孕育的最佳环境选择。生生死死,死死生生;此生彼死,彼死此生。生命的延续、轮回,成为人类一个神秘的充满辩证意义的哲学命题,其实也是人世间一个平常心的看待。

  学堂山村蔡氏古村落,其落担祖先原居邻县万源,相距不过数十里,都是巴山腹地,都是山区地理地貌,何至于兴师动众,举家迁徙呢?这是我们的一个假设性猜测,并不见诸文字记录。但如果推论起来,在过去时代,风水环境的堪舆与选择,必定是激奋人们文化自觉与文化追求的重大动力。

  蔡家古村落的祖山,是青松翠柏、起伏连绵、环绕成一个半圆的凤鸣山(即后来改名的响堂山),环山的正中位置,一片巨大坡地缓缓延伸而出,扩展开来。远近观之,云蒸霞蔚,气象万千,天地造化,就是这般地惊风雨,泣鬼神。被世代先民开垦而成千丘塝田,藏风聚气,作物丰茂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山下建起了一座学校,人们不知好孬,轻率把它改名叫学堂山。这个改动,现在看来,毫无必要,也多少反映了传统文化的失落和断裂。人们的集体失忆和无意识,已经严重影响着国家的现代化进程,我们的振兴富强之梦,不能是没有文化灵魂的底蕴和动力。

  蔡家沟一地,从王坪方向隔着山沟放眼俯瞰,上下沟壑,千丘梯田坡土,蜿蜒而下,跌入深谷,幽暗而不见谷底,煞是优美壮观。还有奇妙的是,蔡家坝子与山沟对面的坝子,俯瞰之,犹似一只燕儿飞来,春风荡漾,隔山沟相望,两边竟各有一块圆圆的水田,映照天光云影,恰似燕儿头上的一对眼睛,水亮水亮的,好不美丽。


  
相关阅读
分享
manbetx足球传媒网 版权所有 新闻报料:0827-5555503
邮箱:nic@uof6u.com 地址:四川省manbetx足球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1120190004   蜀ICP备11018100号-1